广元网视

中国足球再现30年前的一幕,这次是足协“开倒车
 

  

5 月 29 日,国家体育总局发布了《体育总局统筹推进新冠肺炎疫情防控与体育工作领导小组关于有序恢复体育赛事活动的指导意见》,中国足球、篮球职业联赛的开启也看到了希望的曙光。最近两天,有关中超联赛开赛的最新消息显示,“赛会制” 很可能将成为新赛季中超采取的比赛形式。

“赛会制” 成最新方案

在此之前,中国足协曾向体育总局提交过一份开赛申请,开赛日期定在 6 月 27 日,但这套方案由于相关防控预案不够细致,被体育总局驳回。如今,随着新的方案出炉,比赛形式也有了新的变化,此前未被提及的 “赛会制” 方案浮出水面。据《足球报》透露,目前中超俱乐部并不是很愿意接受这个方案,不过,这也有可能是当前形势下最合适的方案。

从时间上来看,由于中超开赛前会增设 3 周的临时转会窗,而联赛方案还需要接受体育总局的审核,所以,7 月份开赛,甚至是 7 月中下旬开赛的可能性很大。根据媒体爆料的情况来看,足协依旧倾向于把 16 支球队分为两组,不过比赛地会集中在两个地区,分别是广州、深圳的珠三角地区,以及上海、南京的长三角地区。

足协正在确定这些地区是否有足够的训练场和比赛场地

具体的赛程目前无法确定,可能会根据比赛时间的长短来确定。不过,先进行分组赛,然后再进入争冠组和保级组的比赛,这样的方案应该不会改变。由于在比赛期间,还会涉及亚冠和世预赛的赛事,中超球队或国家队前往客场比赛之后,回到国内或许要进行隔离,这样一来,具体能留给中超联赛多少比赛时间,需要各项赛事确定之后再进行详细计算。另外,值得一提的是,如果有中超球队出国参加亚冠赛事,比赛结束后,球队的外援是否能够顺利返回中国,也是需要提前考虑的问题,因为根据目前的政策下,外籍人员入境会受到很多限制。而这些,都是中超采取赛会制的未知数。

除了未知因素,还有一些问题也引发了人们的担忧,比如场地问题。如果按照苏沪和广深的组织方案,四地是否有足够的场地满足集中比赛和训练,在高频率使用情况下,球场运行以及草皮承载能力眼下也是一个未知数。再扩展到中超的品牌影响力问题,此前,上赛季的联赛分红迟迟未能到位,中超公司欠收的情况被媒体披露,今年,疫情和经营的压力相叠加,中超联赛的经营困局同样摆在眼前。16 支球队在四座城市进行比赛,中超层面的资源回馈对于顶级赞助商来说变得更加有局限性。而之于苏沪广深之外的 10 家俱乐部来说,主场优势无从谈起,对各自赞助商承诺的回报则变得非常有限,无疑 “赛会制” 的方案或多或少将对中超的品牌价值造成一定程度的影响。

上次 “赛会制” 出现在职业化以前

中国足球职业化以来,中国足球的顶级联赛还从未出现过赛会制的比赛。此前,2003 年的甲 A 联赛也因为非典在 4 月份暂停,不过,7 月份重启之后,依旧按照主客场的赛制完成了整个赛季。除了像中乙联赛决赛阶段比赛曾长期采用赛会制的形式,中国顶级联赛出现赛会制还是在 30 多年前。

2003 年甲 A 联赛

1989 年,那是全国足球甲级队(A组)联赛将甲 A 联赛和甲 B 联赛分开的第一届联赛。当年的联赛,第一阶段在大连和青岛进行,第二阶段移师天津和济南,最后阶段则在合肥和南京完成。每个阶段也是由 2 个城市承办,距离不算太远,而当年采用的是双循环的形式。由于只有 8 支队伍参加,总共用时只有一个多月(第一阶段 6 月 15 - 25 日;第二阶段 9 月 10 - 25 日;第三阶段 10 月 19 - 26 日)。不过,这样的赛会制比赛仅仅持续了两年,到了 1991 年,甲 A 联赛就正式开始采用主客场制。

1990 年亚俱杯夺冠的辽宁队

值得一提的是,国家二队参加了 1989 年的甲 A 联赛并夺得了最后的冠军,高洪波以 6 粒进球当选联赛最佳射手。由于当时国家队肩负着冲击 1990 年世界杯的使命,长期处于集训状态,所以每支地方队贡献一名国脚就可以加 1 分。而参加联赛的国家二队的身份是国奥队,他们的目标是冲击 1992 年巴塞罗那奥运会,足协希望他们能够在联赛中得到锻炼。这样的情况其实和今年非常相似,国家队同样面对着世预赛 40 强赛的任务,而肩负冲击巴黎奥运会的 U 19 国青队则被安排参加这个赛季的中乙联赛。

青年时期的高洪波

“赛会制” 是为世界杯让路?

1989 年和 1990 年,为了让国家队有充足的时间备战世界杯,国脚均未参加联赛。那一次也是中国男足在 2001 年成功进军世界杯之前,距离世界杯最近的一次。高丰文率领的那支中国队,在第一阶段的比赛中主场力克伊朗队小组顺利出线,晋级了最终在新加坡进行的六强赛。当时由中国队、韩国队、朝鲜队、卡塔尔队、沙特队以及阿联酋队争夺两个世界杯名额。

在最后阶段的比赛中,首战中国队顺利击败沙特队取得了开门红。第二场比赛对阵阿联酋队时,中国队在 1 球领先的情况下,遭遇 “黑色三分钟”,最后时刻连丢两球 1 比 2 落败。此后,中国队不敌韩国队,击败朝鲜队,最后一轮只要战胜卡塔尔队就能晋级。不过,虽然马林的进球帮助中国队一直领先,但卡塔尔队从第 88 分钟开始,三分钟内连入 2 球,再次遭遇 “黑色三分钟” 的中国队无奈出局。

与三十多年前相似,如今,中国足协如果重新启用 “赛会制” 的比赛形式,一方面能有效将疫情影响控制在最低,另一方面,也能给国家队备战世预赛留出充足的时间。如果联赛 7 月份开踢,在保证联赛不跨年的前提下,只有 5 个月的时间可用,由于国足在 40 强赛的处境不佳,前 4 场比赛只拿到 7 分,所以国足接下来的世预赛才是足协工作的 “重中之重”。足协此前公布的分管项目中,主席陈戌源亲自抓国家队,足以看出足协对国家队的重视。因此,采取赛会制有为国家队集训让路之嫌的说法也甚嚣尘上,但事实上是这样吗?

国足备战确实需要时间

为了冲击 1990 年的世界杯,中国队采用了长期集训的方式,甚至直接将联赛放弃。2001 年冲击世界杯时,在时任主帅米卢的反对下,国足同样集训了三个多月。如今,拥有了艾克森、洛国富、李可等归化球员的国足,国足重新燃起了冲击世界杯的希望,虽然李铁的国足在 5 个月之内已经进行了 3 期集训,但球队目前仍然需要时间进行磨合。

暂且不说李铁上任后是否已经将自己的战术理念灌输给球员们,高拉特、费南多和阿兰这些有可能代表中国队出战的归化球员,目前还没有入选过国足大名单,也没有机会和球队合练。他们对于球队的提升显而易见,如果中国队冲击世界杯的道路上没有他们的帮助而最终饮恨,那么也就失去了归化这些球员的意义。

从国足备战 40 强赛的角度来看,中超联赛采用 “赛会制” 的形式,不仅能在有效防控的前提下保持赛季的完整性,还能将赛程最大程度的压缩,给国家队留出充足的时间备战。采取赛会制,是客观原因所致,或许也是中国足协无奈之下的选择,但如果国足真能从中受益,对于中国足球来说,这恐怕也是一种收获。

新闻热点
Copyright@2008-2018 广元新媒体 中国广元门户网站 广元新闻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